沢田

这个号不会再更新了,大家unfo吧。

加个滤镜。

大概是这个号的最后一次更新。
缘见,-)

Poker Face 0

注意事项:
1.本文采取三体世界观,剧情走向与原作相似。废话很多。第0节只是为了补充后文。
2.世界不存在亚人。cp为佐藤圭,虽然佐藤在前几章都只是打酱油。可能会出现all圭倾向。
3.专业术语都是扯淡。角色崩坏严重。以上。

No.0     
      “人类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杰作,多么高贵的理性,多么伟大的气力,多么优美的仪表,多么高雅的举动,在行动上多么像一个天使,在聪明上多么像一个天神,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    

    “圭,你在读什么?”带着有黄色笑脸贴纸草帽的男孩一边摆弄着天文望远镜筒一边问道。   

      “莎士比亚的作品啦,母亲非要我背的。”另一个男孩懒洋洋地趴在草地上,晃着只红色小手电,“别提这个讨厌的东西啦,你找到了吗?”

       “还没……你等等,快了。”  

       “快点儿啦,我今天可是好不容易才溜出来的,太迟回去又要挨骂了。”       

       ……     

       他从梦中惊醒。揉了揉眼睛,他发现自己又趴在实验室的桌子上睡着了。实验室的灯和空调都还开着。他看了下腕表,时针处于六和七之间的位置。“居然睡了两个多小时,真是太奢侈了,呼——”他站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活动了下有些僵硬的腰部,顺带给自己冲了杯咖啡。 
       滚烫的水流涌入平庸的颗粒,像星体被击碎一样,不用搅拌就迅速涌起一层厚重的灰色泡沫。他低头看着马克杯中升腾起的热汽,突然觉得眼睛有点痛。

    “为什么会梦到这以前的事情啊……” 

        永井圭,今年二十二岁,日本人。跳级后取得博士后学位,以极其优秀的成绩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天体物理学系,毕业后留校参与天体物理相关的研究,其在高能天体物理和空间物理方面提出的数条新理论倍受关注,是近年来天体物理界中的一颗新星。

        可这些事实都不过是在简历上的好听话而已。他的同事在被他人问起永井圭的性格时是这样回答的:“一个整天摆着张臭脸,毫不关心他人和时事,只知道躲在实验室搞研究的黄皮矮子。”

        永井在后来知道了那个同事的评价,不过他根本就没去在乎。在发表毕业论文之后他就再没有费心费力地维持本来就支离破碎的人际关系,因为他明白作为这个行业的人,更被看重的应该是学术成就而不是无聊透顶的人际关系,于是他成天成夜地工作。他以前也不是没有朋友的,只是在高中毕业之后就再没有遇见,那位总是戴着笑脸耳钉的人现在也不知在世界的那个角落做什么。
   
      我只想要成为一个出色的人。朋友这种东西,只会妨碍我而已。  

      他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tbc.——
我真的写了,我一定是疯了。

其实我只是想写佐藤圭的各种play而已(喂)。

Poker Face 1

注意事项:
1.本章中关于面壁计划的内容与原作几乎完全相同,可以跳过不看。
2.这个世界不存在亚人。cp为佐藤圭。可能会出现all圭倾向。
3.专业术语都是扯淡。角色崩坏严重。以上。

No.1   

     危机纪年第三年。

     三年前,行星防御理事会成立,联合国及各国政/府随即向群众公布了三体危机的事实。恐慌情绪迅速席卷了社会的每一个角落,世界各地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武/装暴/动。在委员会低程度地公布了各项地球基本防御事宜以及三体文明的科技水平之后,人类将公元年号更改,并进入了危机纪年。

       经过三年的研究与侦测,人类绝望地发现,智子的存在彻底封锁了人类文明进步的可能性,同时将人类一切可能的反击战略全部撕毁。人类文明危在旦夕。

          永井走在平泽身后。他们正在经过一条昏暗的走道。  两天前,永井受到参加联合国会议的邀请,并被告知要被通知重要事宜。虽然用脚趾头想都能明白,以他的专业方向,邀请他肯定是关于三体危机的事,但他不明白为什么会选中他。虽然他很优秀,但在天文物理学界比他优秀的前辈比比皆是。这不合理。

       走道并没有很长。永井在它的尽头看到了一位白发的男士,走近之后他不着痕迹地观察了下这位男士。这位先生并不老,全身都裹着合体的白色西装,戴着一副白色合金眼镜的长脸上甚至没有皱纹。他的五官偏西化,但并没有属于西方人的深邃。永井看着他的脸,觉得非常的眼熟,好像是曾经在电视里出现过的官员,不过鲜少关注时事的永井并不能确定他的身份。      

         “永井先生您好。”他用的是英语。没有口音,非常流利。     
 
    “您好。虽然很冒昧,请问您是?”永井也用英语回复他。平泽像是想说什么,但还是没开口。

       “失礼,我是户崎。户崎优。”男人突然改用日语。永井注意到他的日语比英语还要流畅些。“我隶属于行星防御理事会,接下来将与您共同参与会议。那么请您往这儿走。”                       

      走入联合国大会堂后,永井随意地坐在了后排,之前被派来护卫的平泽已经离开了,这时他就有时间来思索自己前来的原因了。会堂里算不上安静倒也不喧哗,永井能听到身边的人在小声讨论。  

    “你认为文明的入侵带给被入侵者的到底是好处多还是坏处多呢?” 

       “若是低等文明,大概会对被侵入地带来毁灭性破坏吧。但高等文明就不好说了……”   

      听着身边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谈,他只想回去把前几天还没写完的论文补完,对这些与政治、文明或者人类存亡之类的事。他一概都不感兴趣,还不如多在自己的专业上下些功夫。要是能拿到些有用的数据就好了啊,他想。 

        会场安静下来,联合国秘书长下村泉正在走上主席台。这位娇小而美丽的女性是当今日本第一位走向国际舞台的女性政治家,她严谨的态度与强悍的能力也使她成为日本政治界备受关注的人物之一。她走上台后,环顾会场,然后用手稍微将话筒向下调了一点。

       不是永井自我意识过剩。虽然只是一撇,但他感觉下村的视线在自己身上的停留时间格外的长。   

      下村开始了她的讲话:“行星防御理事会第十九次会议现在进入最后议程:公布最后入选的面壁者名单,并向民众公布面壁计划的存在,令面壁计划开始。”  

      “在进入正式议程之前,我认为有必要对面壁计划进行一个简单的回顾。

     各国都注意到以下事实:在最初两个智子出现之后,已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更多的智于正在不断地到达太阳系,进入地球,这个过程到现在仍在持续中。

       目前,国际社会已经启动的主流防御计划,完全暴露在敌人的视野里,智子的眼睛无处不在。但智子不能读出人的思维,这就是面壁计划的基础。

       面壁计划的核心,就是选定一批战略计划的制定者和领导者,他们完全依靠自已的思维制定战略计划,不与外界进行任何形式的交流,计划的真实战略思想、完成的步骤和最后目的都只藏在他们的大脑中,我们称他们为面壁者,这个古代东方冥思者的名称很好地反映了他们的工作特点。在领导这些战略计划执行的过程中,面壁者要误导和欺骗的是包括敌方和己方在内的整个世界。

       面壁者将被授予很高的权力,使他们能够调集和使用地球已有的战争资源中的一部分。在战略计划的执行过程中,面壁者不必对自己的行为和命令做出任何解释。面壁者的行为将由联合国行星防御理事会进行监督和控制,这也是唯一有权根据联合国面壁法案最后否决面壁者指令的机构。  

      在这里,让我代表人类社会向他们表达深深的敬意。

      下面,我将以联合国的名义,公布由联合国行星防御理事会最后选定的四位面壁者。”

        永井面无表情地听着,他还是搞不懂为什么他会到这里来。虽然他知道智子的存在,还对他的研究产生了不小的影响,但他在之前对面壁计划一无所知。这个事关人类存亡的战略,该说是政/府的保密工作做得好,还是由于他太久都没看新闻了?这大概会对以后工作造成很大的影响,还是认真听着为妙。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想。  

       前两位面壁者的名字被下村以严肃的声音念出。他们都是极其著名的军事政治家,连永井这样的时事白痴都认识。永井看着两个强壮的男性从第一排座位上站起,向后方点头示意。会堂里非常安静,没有人给予他们掌声,会场里安静地好像能听到人们沉重的心跳。也许这样事关人类存亡的时刻连掌声都是多余的吧。

       第三位面壁者是小仓郁也,两次诺贝尔生理学奖的获得者,以恶劣的性格和不按常理出牌的思维方式称著的美籍亚裔生物物理学家。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蓝色的领带系得松松垮垮。他头也不抬,原地转了一圈权当问候,然后又满脸不在意地走到主席台上去了,好像被选为面壁者的人不是他一样。一个非洲黑人,一个欧洲白人,一个美洲黄种人,勉勉强强达到了美国、欧盟与第三世界的政治平衡。那接下来的会是什么人呢?永井突然有些好奇地看着第一排。

        下村低头看了看名单。永井似乎也被这庄重的气氛影响。他的头脑中飞快地闪过一个个举世瞩目的名字,最后一位面壁者的应该在这些人中间产生。他的目光越过四排座椅,落在第一排上。前三位面壁者都是从那里走上主席台的,从背影来看他看不出是否还有人在座,但第四位面壁者肯定就在那里。 

       下村抬起了她的右手,永井的目光跟着那只手移动,发现它并没有指向第一排。

        下村的手指向了他—— 

     “第四位面壁者:永井圭。” 

       虚拟的三体世界难得处于恒纪元时期。温暖的阳光飘在沙漠上,一群人正在开着会,他们的ID在人类社会中人尽皆知。他们站的稀稀拉拉,面朝着“秦始皇”,后者站在荒漠中唯一能看到的一块岩石上,长剑被他扛在肩上。 

        “不用像人类一样讲那么多废话,”“秦始皇”咳了一声,“大家都知道面壁计划了吧,三体领导层决定给每一位面壁者安排一位破壁人,接下来我要公布破壁人以及他所对应的面壁者。”

         一位ID为拿破仑的人的站姿与其他人格格不入,别人都虽然松散,但只有他显得格外放松与随意。

        “……第二位破壁人……”“秦始皇”不断地说着,“拿破仑”看着“秦始皇”不断颤动的嘴唇。成为破壁人应该挺有趣的吧,特别是在他对应的面壁者有趣的前提下。他想。

   “秦始皇”的剑尖突然悬在他的鼻前。阳光泼在剑上,锋芒毕露。“拿破仑”丝毫不为其所动,反而是微笑地扶正了宽帽:“请问有什么事吗?”他的声音低沉而充满魅力。

        “你在认真听吗。”“秦始皇”的气势完全不亚于他。“秦始皇”收回了剑,重新将大剑扛回肩上,“你,就是第四位面壁者,永井圭的破壁人。”

         虚拟的三体世界又恢复了平静,各个ID都下线,准备为接下来可能的战斗做准备。“拿破仑”退出了游戏,取下了V装置,随手戴上了边上的鸭舌帽。

        “永井圭的破壁人吗,听起来很好玩啊。”

             

——tbc.——
真难写,哭出了声。
大概不会坑因为非常想写各种play。事实证明有大纲和没大纲都一样难写。

写了超多的细fei节hua,不过各位能看出哪些是伏笔吗hhh。

短打

又短又小又渣又崩都不敢打tag。一开始只有最后一句话,后来想了想扩成了段子。以上。

初次
        一步,又是一步。

        佐藤端着枪,像是散步一样,在房间里踱着。身为原特种部队的王牌,他自然是知道不暴露自己位置的方法,可他却任由厚重的军靴在铁板上敲击出轻快的音调。

        “我说要杀了你,可不是在开玩笑哦。”佐藤顿了顿,用更为上扬的语调吐出后面的话,“我会一刀砍下你的头来,而你也会在死之前,目睹你的身体上重新长出一个头来。”

        他继续微笑着,像是说了“今天天气真好”之类的话一般。好了,网已经撒好,那个男孩会用怎样的答案来回复他呢?看起来一副聪明的样子,应该不会让自己失望吧。是突然袭击,还是企图偷偷溜走?或者说已经被吓得浑身颤抖放弃挣扎?如果是后者的话,那可不有趣了啊。

       他侧了侧耳朵,不出意外的听到了研究院隔着口罩的颤抖的喘气和少年努力平复的呼吸。他仿佛已经看见了那个男孩惨白着脸的可怜的模样。

        好久没有这么玩心大起了。佐藤抚上帽檐,低低地笑了出来。

        永井君,你可真是有趣啊。

——end.——
并不能算是佐藤圭,于是就没打这个tag。这里佐藤对永井的情感大概是当做一件很好玩而且不会死的玩具?不太会写这种感觉。

中野攻:D。   我不会画笨蛋hhh。

等肝完寒假作业就产条漫(´・ω・`)。

我有时候也想好好画一张成稿奈何……不说了(´・ω・`)。